鲁网 > 枣庄频道 > 文化 > 正文

冬天的树,经历着自己的初世

2017-12-04 11:51 来源: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我想写一写树,写一写冬天的树。我注意到冬天的树,是因为它的简洁干练,给人一种没有赘物的清爽的感觉。花一些时间和树待在一起,我的内心是安静的,仿佛我在经历着自己的初世。

    鲁网枣庄12月4日讯 我想写一写树,写一写冬天的树。我注意到冬天的树,是因为它的简洁干练,给人一种没有赘物的清爽的感觉。花一些时间和树待在一起,我的内心是安静的,仿佛我在经历着自己的初世。

  这种异样的安静或许与树上面每一片树叶有关,更与台儿庄古城的深沉有关。这些看似枯萧的树,在蓝天的映衬下,自然有它的庄严和明净,作为一个欣赏者,自己的心灵先得达到一定的高度,才能与这些冬天肃立的树对话。做一个欣赏者,读懂树上的每一枝每一桠。

  我注视着这棵古柳树枝线条,它们并不随意,而是有规则的,是围绕着树身树干来进行的,生长和完成都来源于它的母体。虽然树干已近乎空心,但倔强的树皮依然支撑着所有枝条。冬天叶落归根,希望以小小的柳叶回报母体。

  我不能说明白一棵树,不能说清楚一棵冬天的树,因为我不是树,不是冬天的树。更不明白一棵来自于南方的树怎样度过一个个北方的冬天。它的落叶是五彩的,透过叶子我能看出它历经繁华的暗淡,它雄伟背后的弱小。但是我愿意欣赏它们,用灵魂欣赏它们。

  我喜欢在这样的静默中与一棵树感同身受,愿意与更多的树站立在一起,共同体会冬天生长的力量。如果你在冬天能够细心感受一棵树,那你就能感受到一种无言的力量。它似乎正在娓娓道来1938年的那场战事,很奇怪,这波澜不惊的语言,却令我义愤填膺。

  冬天的树是峻洁爽朗的,如果用语言表达,那也要简短而不是冗长,这样才能配得上冬天的树的风姿,才配得上古城历经风霜却年轻的心态。数百年来,它悄然落地、生根、发芽,见证了运河的兴衰,见证了台儿庄的繁华。我想静静地陪会它。

  在某一刻的幻觉中,季节轮回把冬天的树交到了我的手上,而我也把心交给冬天的树。我越来越有理由相信,正是有了季节的轮回,才带来人间的缤纷。它的居高临下,正是我们的心灵相通。

  突然发现作为一名讲解员,是一个过渡者。感受古城的一切,传达它的一切。我感受所有的砖瓦、所有的枝桠,所有的波澜。传达它的历史、它的经历、它的繁华。(文/赵雅乐 图/李雨)


初审编辑:杜伟
分享到:
./W020171204431946367129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