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网 > 枣庄频道 > 独家新闻 > 正文

枣庄二战抗日老兵揭秘:神秘“仁丹广告”竟是侵华日军行军标记

2018-11-21 22:21 来源: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记者采访到的二战抗日老兵韩典信,他以参加缅甸远征军抗日反法西斯战争的亲身经历,揭示仁丹广告里的“秘战”,有力提供了日军间谍“七七”侵华罪证。

  鲁网枣庄11月21日讯 在上世纪初,一种日本的药品中国风靡一时,它就是“仁丹”。这种在当时充斥我国市场的日本药品,不仅承载着日本人显而易见的经济目的,更是作为一种特殊使命纳入到日本侵华战争的谍报网络之中。

  细观日本“仁丹广告”,画面中是个穿着大礼服的翘胡子将军像,它就是“仁丹”的注册商标,有着浓浓的日本风味,有些怪异,但令人印象深刻,将军像的翘胡子便被人命名为“仁丹胡”,后来,我们看到的许多抗日题材的影视作品里,也广泛地出现翘胡子的形象,张贴在满街小巷,这也被认为是日军形象的典型标志。那么“仁丹广告”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?

  记者采访到的二战抗日老兵韩典信,他以参加缅甸远征军抗日反法西斯战争的亲身经历,揭示仁丹广告里的“秘战”,有力提供了日军间谍“七七”侵华罪证。

  抗日老兵韩典信,今年90岁,滕州级索镇前韩庄人。他的父亲是抗日游击队老战士,在一次抗击日寇的激战中英勇牺牲。为继承先烈遗志,报仇雪恨。韩典信接力卫国抗日,弃学从戎,1940年在滕县参加山东警备第二旅,勇跃参加抗日战争,在战火纷飞的年代,他冒着敌人的炮火,转战南北,英勇杀敌,屡建功勋。1942年韩典信参加中国远征军,从云南开赴缅甸,参加了抗日反法西斯战争,在缅甸三年,他出生入死,抛头颅洒热血,在一次战斗中光荣负伤。1945年日本投降后二战胜利,他转业回国后,被输送到中央警官大学,毕业后,他又参加了革命解放战争,为解放徐州,经山东省公安厅派遣,打入国民党中统特务情报机关内部做地下工作。徐州解放后韩典信被华东公安部安排做侦潜工作,时任侦察科科长,并参加了淮海战役,亲自参加捕俘国民党最高司令官杜聿明,立下赫赫战功。后又参加渡江战役解放南京,并在解放上海后,在党的公安战线肃反侦潜工作中作出了卓越贡献。

  今年的八一建军节前夕,记者见到了韩典信老人,他腰身弯曲达九十度,但歩伐稳健,头脑清晰,思维敏捷,语气明亮,谈笑风生。一进门就向记者自我介绍说:“我是一位二战抗日老兵,我以我的亲身经历揭示一件鲜为人知‘战秘’”。

  老人开始回忆起74年前,他参加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法西斯抗日战场的一幕。

  1944年,在缅甸我抗日远征军为歼灭日军第十三师团,展开了一次围歼战斗。在同后东山林地区,我十二集团军左右前后兵分四路,我师担负穿插敌后,埋伏在山林中,任务是袭击日军后撤之路。战斗开始后,我军士气高昂,杀声阵阵,战斗打得十分激烈,一举歼灭了日军一个师团,获得胜利。战斗结束后,韩典信奉命带领侦察连到前沿阵地清理战场。此时,发现一名被俘获的负伤日军头目,他自报姓名叫小林,是日军前线作战顾问。随即把他带回侦察连部,由韩典信亲自审问。在审问中发现了小林随身携带的一个军用公文包,里面有一本“仁丹广告图”,上面标有用中文、日文的符号,韩典信感觉这张图非同一般,于是便对小林继续展开审问。据小林交待,在1938年至1940年,他在侵入我国沿海一带作战时,必须使用“仁丹图”先作参考依据,然后进行研究再制定作战计划,指挥战斗,人方能取得胜利。后来,日军又把“仁丹图”带到缅、印、支那作为指挥作战的标识。据小林进一步交待,日本的“仁丹图”与“仁丹广告”二者合一,有一致性,确为日军侵华作战时的重要专用标识地图。

  所谓仁丹,本来是日本的森下仁丹株式会社所贩售的一种口服成药,外观为直径约2毫米的银色小珠,气味芳香,味道清凉,有提神醒脑、消毒杀菌的功效,常数百粒一起服食,用来清新口气、消除宿醉、治疗搭乘交通工具所引起的恶心、晕眩等等。

  然而,在抗日战争爆发前,中国各地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大量这样的仁丹广告,看似普通的广告,实际上是日本特务机关为日军侵华做的路标暗记。日军按照“仁丹”指引,能够很快找到被攻击的对象。日本很早以前就为侵华作准备,派遣了大量间谍到中国收集情报。这些间谍以销售仁丹为名,在重要的设施、桥梁、道路等处用“仁丹”广告标记下来。

  据韩典信老人回忆,他10多岁时,在老滕县县城就曾亲眼看到大街小巷、马路旁边、车站等交通路口,都张贴或悬挂着日本药业“仁丹”广告牌,高宽不一,有的高达4、5米,宽3、4米,“仁丹”广告,是长着“仁丹胡”的洋老头形象,通过胡子的画法表示前面的路是不是通畅等信息。“仁丹”看似普通的两个字却暗含玄机。其秘密就在胡子的画法上:如八字胡子微微向上起,则证明此路畅通无阻;若八字胡子的左角向下垂,则表示左转弯不通,应向右行。相反,八字胡子的右下角下垂,即应向左转;如八字胡两边都向下垂的话,就证明此路不通,不可前进。

  关于日本“仁丹”广告的真实意图,最早印证这个说法的是1994年第11期《科技文萃》中的一篇文章,后又有2001年9月由《军事文摘》刊载的《日本“仁丹”广告的秘密》。今年8月份,二战抗日老兵韩典信披露在缅甸亲自缴获“仁丹”广告图、审问日军小林的事实,铁证如山,全面真实印证证日本“仁丹”广告确为日军侵华行军路标的事实说法。从南京大屠杀,到“一二八事变”,日本人能在中国大地上发动无数次精准的主动出击,联想到此前日本人的犯下的种种罪恶,利用广告做路标的行径无可置疑,就此公布于世,从而为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罪行提供了有力罪证。韩典信老人回忆这段经历时,他义愤填膺,泪水满盈,愤恨地说:“今天我们揭秘这张图,就是它,沾满了多少中国人民的鲜血啊?日本‘仁丹’商标广告实为制造杀人的路牌!”。(杨军)


初审编辑:杜伟
分享到:
./W020181121807572067930.jpg